唐川

全职粉☆专注双花一百年☆日常DN中☆南方一小伙伴们一起玩呀☆

其实我只是觉的这个字还可以?


漫展收获233


漫展上的签绘板 太有趣 (๑>ڡ<)☆


将心底的杂念 都射杀干净吧


基友女儿www萌萌哒!


女儿美如画www开心!


说说孙哲平

呜呜好喜欢www

相柔:

怎么说呢,孙哲平这人,太爷们儿了。


简明扼要浓缩为一个字就是,狂。


联盟的汉子之首,一个是霸气勇猛韩文清,一个是狂傲不羁孙哲平。


关于他俩,有时候我觉得太像了,又太不像了。他们一个开荒一个二期,出道时间没差多久,同样坚定,满腔热血鲜衣怒马敢冲敢拼永不停歇,不答目的不罢休,这点他们太相似。韩文清的霸气没有那么张扬,是一种特别浓重的感觉,而孙哲平就是轻狂,横冲直撞,眼中只有砍人再无其他,重剑一劈管他遍地狼藉,从这点看,他们又大相径庭。


说白了感觉韩文清是那种带兵杀敌披靡四方的军机大将,而孙哲平是沾染江湖气概那种豪情万丈的侠客。



关于孙哲平,在原著中出场不多,但给我的印象就是整个故事里最豪气的那个人,手伤了就退役不拖累队伍,而退役了他又没有放弃,一直坚持复健期待着有一天能重返战场。


对于一个手就是命根子的职业选手,如果手受了重伤不能剧烈运动,我觉得要是换我早就绝望了,但孙哲平没放弃,尽管完全治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他也没放弃,尽管每场只能打几分钟,他也没放弃。


他复出是个偶然,我觉得在他退役的那段时间里他应该也想过很多,一个人看着手上的绷带黯然神伤,或许他能做的只是用再睡一夏的帐号卡在网游里晃荡了,重返赛场怎么说也应该是无稽之谈吧,可是他既然没有放弃荣耀,就说明他还没有放弃做一个职业选手,因为如果他彻底灰心,就不会答应帮钟少打那场比赛,也就不会与叶修再度相逢了。



所以我也特别感谢叶修,没有他,也就没有之后那个坚毅的让人感动的孙哲平。


原著中很多地方我都记不太清,但是那句话我不可能忘记:“既然只能打几分钟,那就让他们看看这几分钟的精彩!”


这是一种怎样的决心与痛楚,身处故事之外的我领会到的只是冰山一角,但我知道的是,那个孙哲平,那个昔日的第一狂剑,他还没有倒下!他又回来了!这便足以令我痴狂。


他重情重义,答应了帮兴欣打挑战赛就一分钱没要[好吧虽然他不缺这点小钱]同样也会脱线,比如自称孙翔的爷爷,不会喝酒也袖子一撸一口干了,在我看来都是反差萌直戳内心ヽ(爱´∀‘爱)ノ[好像我痴汉属性暴露了


关于他和张佳乐,也是对苦命鸳鸯,当时看到再见繁花血景那里整个人都虐到不行,这么多年他们仍然没有忘记彼此,默契也未消减一丝一毫,这就足够。孙哲平偶尔也会有柔软的一面,这一面尽数展现在张佳乐面前,就是那啥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啊,张佳乐就是一直开在他心里的蔷薇。


真正把我看哭的是霸图对义斩的那场,再睡一夏倒下时的那句“加油”,戳到我的心坎里去了,眼泪唰地就下来了,作为多年的默契搭档他们默默地支持着对方,鼓励着对方,只有寥寥数语,也包含了万千情感。


复出时记者问原因,孙大爷牛逼哄哄丢下一句我乐意,当时直接就被这种霸气给秒杀了,我跟基友说我靠太他妈帅了孙哲平帅炸天啊!


心酸归心酸,孙哲平从来不需要怜悯,也对此嗤之以鼻,他活得骄傲,过得快活,什么都打不倒他,什么都不能将他击垮,铁骨铮铮汉子一条。正因如此,他才显的如此强大,才能让我们为之折服。


他就是个洒脱傲人的狂剑士,无论二次元还是三次元,自始至终从未改变过。


爷们就是爷们,没的说!


给我心里的大孙!带着你的霸气!一直拼杀下去吧!生日快乐!

【孙哲平中心小童话】百万繁花与唯一的你

太喜欢2333333

ice hole:

《盛夏光年》的开篇引子。


总之就是,孙哲平男神日乐……不对,生日快乐!




百万繁花与唯一的你




*




园丁遇到他的玫瑰,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初夏午后。




他第一眼看到玫瑰,就知道他是自己踏遍大陆、阅尽千百万种花后所要寻找到的那一朵,于是蹲下身子对他笑道:


“我看你开得不错,要不要来我的花园。”


玫瑰还没有完全绽放,硕大花蕾的尖端刚刚吐出赤红色的漩涡,碧绿色的枝叶舒展在晨光中,竖起尖刺摆出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样:


“凭什么啊?我将来可是这儿最好的玫瑰。”


“那有什么了不起的,老子将来会有最好的花园。”


玫瑰稍稍被这个筹码吸引,抬起脑袋询问他花园的地址。


“就在这里。”


他笑了笑,把剪刀插进玫瑰脚边的泥土,摆出了一副要在原地安营扎寨的架势。




其实他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年轻园丁,全部的财产仅有小小的行囊与巨大的梦想。


可现在他拥有了一朵玫瑰,一下子变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。




他在玫瑰的脚下打造花园,给他浇水施肥捉虫剪枝,偶尔还要挥舞着剪刀,与啄食花瓣的鸟儿战斗,好让他迎着太阳开得更加旺盛艳丽。他在玫瑰的周围播撒种子,次年春天铺开了彩色绒毯般的风信子、黄水仙、草茉莉与三色堇,像是把饱和度最高的油彩肆无忌惮地挤满了画布,又像是有人在地上晾晒彩虹。


所有人路过他的花园,都会被那绚烂灼目的颜色吸引。最令人驻足叹赏的,还是那株一人高的,才绽开一半花冠便和餐盘一样硕大的玫瑰。变幻莫测的红色层层叠叠,像深海的珊瑚,鹦鹉的嘴,沙漠中的落日。


“它真鲜艳啊,简直是这座小镇的骄傲。等到这朵玫瑰全开好了,你的花园没准会和王城里最大的花园一样美。”


人们对花园赞不绝口,纷纷向一言不发骄傲劳作着的园丁脱帽行礼。




他一直是这么想的。王城的花园,远方的花野,都比不上将自己的花拢在掌心。


等到为玫瑰打造出最美的园圃,自己也应成了最好的园丁。


每一层花瓣绽放,都距离他梦中的美景更近一步。可在玫瑰就快要完全绽放的前夜,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席卷了小镇。篱笆被呼啸的狂风推倒,大片大片的赤红花瓣随着雨水凋零满地。他顶着疾风骤雨发疯一样地抗争,扶正那些被吹歪淋垮的花草,拼尽全力却仍无济于事,只能眼睁睁看着千辛万苦建起的花园……一夜之间化为废墟。


第二天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,落红已纷纷坠入污泥。他浑身湿透,满面泥污,落魄潦倒地将歪倒的玫瑰扶正。


旋开的饱满花盘颓然谢败得只剩下一枚光秃秃的花蕊,可绿叶下却又探出了新的花枝,紫红色的嫩芽轻轻开合,顶着雨露,宝石一样光芒闪烁。


他俯身吻了吻玫瑰叶子,笑得快要冒出眼泪。




花园倒了,再重建一座就好,只要根系没有破坏殆尽,无论多少次都能开出相同的繁花。


很快很快,他建成了第二座花园,比第一次的还要华丽。新的玫瑰花蕾在他的悉心照料下迅速膨胀,即将吐蕊,每逢有人走过,总会随风摇曳着展示起优美的姿态与旺盛的活力。


这次一定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了,他的梦想马上会化为现实,这正是诸多花园争奇斗妍的热闹时代,必然会有更多人懂得欣赏他的花儿们。


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与满足,浑身上下充满干劲,将全部精力热情与汗水都倾注进花园的泥土,希望它们能化为滋养花与叶的养分。




沉浸在最幸福的时刻中,人们总以为命运的恶意十分遥远。其实它一直潜伏在角落中偷偷窥探,等待着最佳的出场机会。


剪刀的锋刃不小心划破手掌,在他左手掌心留下了长长的伤痕。一开始他并没有在意,用绷带随随便便裹了一道,继续如往常一样伺花弄草。可牵动手指时总会扯出绵延不绝的钻心痛楚。那伤口一直没能愈合,反而随着劳作在逐日加深。


终于有那么一天,他连剪刀都无法好好操纵了,想要帮玫瑰除去枯枝,却削下了一大片殷红的花瓣,飘落到他脚边,像是一小滩干涸的血迹。


而他的花宛如在体谅他的伤痛一般,在强光下高昂着头颅,抽出十几条鲜嫩的枝桠,奋力成长得宛如一棵骄傲的树。


“你忘了我最初和你说过的话吗?我是这里最好的玫瑰,就算没有园丁,也能长成最好的花园。”


“没人浇水,我还可以喝雨水啊。害怕被风吹倒?我把根扎得很深。小鸟来啄花瓣也没事,我有一根刺,特别锋利。”


语毕他便挺起所有坚硬的刺,舒展着圆滚滚的叶子与花瓣,像是要向园丁证明,自己可以独自对抗暴风雨。




……也就是说,这里不再需要一个挥不动剪刀的园丁了吧。


他苦笑着收好剪刀,把掉落的玫瑰花瓣夹进园丁手册,坐在篱笆外面发了很久很久的呆,终于在一个无星无月的夏夜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玫瑰的花园。


离开时他带走了小小的行囊,却把巨大的梦想丢在了原地。




园丁消失了一段时间,躲在清静的地方耐心等待渗着污血的伤口渐渐凝成坚硬的疤痕。


人们依然会从他的花园前面路过,最初还会偶尔关心一下他的去向,可时间久了,任谁都渐渐遗忘了这里还曾伫立过一个高大的身影。


他们只会由衷地赞叹这朵玫瑰多么鲜艳,这里的花香多么馥郁怡人,好像它们从来就不需要园丁就可以独自繁盛。


他蛰伏的时间足够久了,终于在夏日骄阳的召唤下离开狭小的避难所,再次背起行囊、带上剪刀,出门远行。


时间不会等待任何迟到的客人,止步不前的时间太久,世界已经马不停蹄地变成了他所不认识的陌生模样。从未见过的巨型花园鳞次栉比,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花朵妖娆地吐露芬芳,美得令人陶醉,却没有余地供一个被时代抛弃的园丁涉足。




他早已不再风华正茂,不再是当年那个走到哪里都有人微笑着脱帽行礼的大人物,昔日的光辉地位,有更加年轻的少年取而代之,他们的新潮点子散落在花园里的每个角落,彷如又大又亮的彩色宝石。


他越走越远,一路对着那些朝气蓬勃的花圃毛遂自荐,可哪里都不愿雇用一个因为手伤而动作不再迅捷灵巧的人。于是只能悠闲地躺下来,折片草叶叼在嘴里,眯起眼睛仰望着树枝上抽出的花芽愣神,偶尔活动几下指头,怀念一下操纵剪刀时的手感。




园丁并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去往何方,只好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。他有时也会在无星无月的夏夜里怀念起自己的玫瑰,怀念到不忍心多想否则心脏会枯竭而死的地步。


他知道他一定能独自战胜风雪与群鸟,比他们分别时盛开得更加硕大艳丽。怀念起指尖滑过花瓣的触感,有时还会会心微笑,然后把脸埋进膝盖。


既然无法回头去看,那就随便选择一个方向继续走吧。


前行的道路被彻底阻断后,去往何方都像溃逃,所以目的地是哪里,并无所谓。




他走出了很远很远,在远离花园的北国边境落脚,没想到竟会在灯光昏黄的咖啡馆里听到了玫瑰的传闻。


人们口耳相传着一则石破天惊的消息,某个南国小镇有棵玫瑰树在数九寒冬猎猎开放,如同皑皑白雪中的一捧热烈的火焰。他是不可思议的奇迹,却被严酷的寒流冻伤,次年春天百花盛开的时候,它却耷拉着叶子,再也没有打苞吐蕊。


手中的杯子颓然滑落,在脚下摔成万千碎片。园丁听到他人的讲述,几乎能瞬间想象出,他的玫瑰在北风与雪霰中傲然开放的不屈姿态。




如果可以立即回去,他多想亲吻他的花瓣。告诉他你只是一朵花,再努力也无法化为千千万万朵,或许无法长成一座最好的花园。


但是能做到这种地步,一定是世间百万繁花中的唯一。


而事实却是……他不再是园丁,而他也不再是盛开的玫瑰,他们即将成为茫茫宇宙中毫无关联的两枚孤独尘埃。


他怕自己终有一天会忘记他们当初是如何相遇。




园丁把钱袋留在桌上,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开,披着月色踏上归途。


他已漫无目的地走出了太远太久,想要回到原点,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。




他或许没有别人眼中的那么坚毅,不愿回头去看,并非毫不留恋,而是惧怕没有什么东西能去留恋。不愿看见花园变为荒野。


而他又比自己以为得更加决绝,能把压断脊骨的残破梦想不假思索地抛诸身后,唯独把最重要的东西带在身边,永不丢弃。




他从仲春一路走到寒冬将至,终于回到了距离故乡很近的某座小城。昔日打过交道的花园长一眼认出了他,弹了弹烟灰冲他打起招呼,见他身上依旧带着剪刀,忙呼唤他过来帮自己来打点园子。


花园长不再执掌着王城花园的钥匙,却自己拉扯起了一座芜杂繁茂的小院子,虽然毫不整齐毫无章法,却生命力磅礴得快要把密密匝匝的枝叶从篱笆里面喷出去。


他笑着答应下来,从背后拔出三年没再用过的剪刀,刀锋没有丝毫锈渍,锐利依旧。


他从口袋里久违地掏出那本园丁手册,封面快要和扉页粘在一起,刚一翻开,内页间忽然飘出一枚赤红色的玫瑰花瓣,依旧鲜艳饱满得像是刚从花萼上跌落下来的一样。


如同开启了一封来自三年前的过期信笺,纸张已泛黄发脆,但字里行间的情感仍然炽热无比。




他帮花园长修葺好院子,没收一分报酬,立刻挥手告别上路。中途翻上另一位园丁学徒的顺风车,答应帮他完善花园的设计图纸。虽然剪刀挥得没从前利索,但长年累月积攒的经验,却是年轻人最渴望的宝库。


他们唱着歌,吹着牛皮,途径他年轻时呆过的南国小镇。当地的居民热情地邀请他们:“来自异乡的陌生人,快来看看我们的花园吧,这里的玫瑰花特别出名,特别美。”


他走向自己曾一个木桩一个木桩钉好的那座花园,对园中素昧平生的年轻园丁礼貌微笑,双手撑在篱笆上向内眺望。


不再属于他的花园里百花盛开,却再也找不到他的玫瑰的踪迹。




而那时距离他与他的玫瑰再度相逢,还有很短很短的一段路途。


转职成花园设计师的园丁,很快会在拜访东部某座古老又巨大的庄园时,惊愕地发现,自己的玫瑰居然在这里健康精神地生长着。


原来谢败后仍有种子从他的花蒂上滚落,乘着西风,乘着星光,乘着飞鸟的羽翅,辗转数千里,重新落入了更适合他开放的泥土。


扎根,萌芽,抽枝,打苞,绽出最美好的花蕾。




园丁在玫瑰的旁边盘腿而坐,莞尔微笑。


此情此景,与他第一次见到他时别无二致。




他们分别独自走过了痛苦而漫长的旅程,经历过对方无法想象的艰辛。


可幸运的是,他们并没有真正见证过彼此最落魄潦倒疲惫枯竭的模样。


但他们却心照不宣地相信,那些不好的一定会随着时光沉淀、愈合,化为不值一提的淡白色伤痕。




他们是在最美好的时机邂逅彼此的。


所以重逢的时候,也应该是更好的样子。




这个沉睡的小王子最打动我的,是他对一朵花的忠诚。


哪怕在他睡着的时候,那朵玫瑰的模样也像灯火般在他的心里闪耀……




——圣埃克苏佩里《小王子》



呜呜呜好好看又萌又虐 (=´口`=)

宇宙深坑:

[全职萝卜田]

双花兔子的故事

(兔子本内页x4)

我就说好像漏了一个没归档,竟然||||||……OJZ